安吉拉默克尔皇后13

作者:太史缕

<p>德国总理努力成为联邦共和国父亲传统的一部分</p><p>发表于2013年1月9日15h36 - 更新于2013年1月9日18:31播放时间5分钟仅订阅者文章我们收到了12月31日晚的问候</p><p>不是共和国总统的那个,那个好的爱国者,我们在新年前夜的现场观察,而是安格拉·默克尔的观察</p><p>这就像一个幽灵</p><p>这位财政大臣是帝国主义者</p><p> Angela Merkel完成了一项完美的练习,我们建议FrançoisHollande的新传播顾问ClaudeSérillon学习</p><p>编年史保留了总理的悲观预测:“危机还远没有结束</p><p>”向CHARLES DE GAULLE和KONRAD ADENAUER致敬这不是我们所看到的</p><p>在大选的九个月里,我们看到一位总理在一个和平的德国统治</p><p>她穿着灰色缎子,与她的德国国会大厦德国总理大楼一起玩弄,是德国议会民主的化身</p><p>音调集,带着微微的微笑</p><p>有些人批评这位物理学家,一位在东德长大的牧师的女儿,因为在提出欧洲问题的时候缺乏历史意识,因此更喜欢硬科学与人文科学</p><p>安吉拉·默克尔努力注册联邦共和国父亲的传统</p><p>在她的誓言中,她将自己投射回了五十年:她引用了德国Pal彩色电视发明者沃尔特·布鲁赫(Walter Bruch)的话,他在我们的国家Secam系统中扭曲;她记得肯尼迪在柏林墙前宣称“Ich bin ein Berliner”;她向戴高乐和康拉德·阿登纳致敬,他们密封了法德和解</p><p>在寻求第三个学期之前,安吉拉·默克尔想要创造出一个值得她伟大前辈的地位</p><p>在2012年11月的一次会议上,在获得颁发给欧盟的诺贝尔和平奖之前,“正常的总统”弗朗索瓦·奥朗德已经发了噘嘴,解释说他们将收集一份应得的奖项</p><p>昨天的英雄,舒曼,莫内,....